? ?
?
?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行業資訊
視力保護:
“西電東送”: 全國的大局
來源:中國能源報 日期:2019-09-04 訪問次數: 字號:[ ]

“西電東送”的由來

  “西電東送”是國家戰略,有著很深的時代印記和歷史淵源。
  早在1988年9月,鄧小平同志就根據我國各地條件不同和發展不平衡的實際情況,提出了“兩個大局”的戰略思想。其中“一個大局”是,沿海地區要充分利用有利條件加快對外開放,較快發展起來,從而帶動內地更好發展,內地要顧全這個大局;另“一個大局”是,待沿海地區發展到一定程度,可以設想在20世紀末全國達到小康水平時,要拿出更多力量幫助內地加快發展,沿海地區也要服從這個大局。到1999年9月,十五屆四中全會明確提出了國家要實施“西部大開發”戰略、“西電東送”戰略。“西部大開發”戰略是西部的大局,也是東部的大局,更是全國的大局。
  為實施“西部大開發”戰略,2000年1月16日,國務院決定成立國務院西部地區開發領導小組。時任國務院總理朱镕基任組長,時任國務院副總理溫家寶任副組長,成員包括時任原國家發展計劃委員會主任曾培炎等。領導小組下設辦公室,在國家發展計劃委員會單設機構,具體承擔國務院西部地區開發領導小組的日常工作。曾培炎同志兼任辦公室主任。2000年1月22日,國務院西部地區開發領導小組召開了專題會議,研究了“西部大開發”戰略的初步設想,朱镕基總理作了重要講話,部署了當時的重點任務。會后,我們迅速向國家計委基礎產業司了解了會議情況,得知,西部地區大開發在能源領域的重點工作包括兩項,一是“西氣東輸”;二是“西電東送”。
  “西電東送”是黨中央國務院的戰略部署,是聯接東西部能源經濟的橋梁。“西電東送”涉及到把西部資源優勢同東部經濟發展相結合,涉及到全國電力結構的合理優化調整,涉及到把西部潛在的資源優勢轉化為現實的經濟優勢。這是一項從根本上實現全國能源資源優化配置的關鍵性、全局性、系統性開發戰略。
  我國能源資源分布和消費特點決定了能源“北煤南運”、“西氣東輸”和“西電東送”的基本格局和發展戰略。其實,我國從第五個“五年”計劃即上世紀70年代后期開始,在電力發展政策中就明確提出了發展大電站、建設大型水電和火電基地,發展電網,實施大型水電和坑口電廠向外送電的原則。這個“向外送電”,實際上就是“西電東送”。
  到了上世紀80年代初,根據我國東中西區域劃分和長江、黃河、珠江三個經濟帶,沿渤海、長三角和珠三角沿海經濟區的理論,在電力規劃方面開始規劃十大水電基地1.8億千瓦和十大火電基地1.5億千瓦。與此同時,在電網建設方面,開始部署葛洲壩水電向華中、華東送電,開發紅水河向廣東送電,開發黃河上游水電和陜西、蒙西、山西火電以及蒙東火電向華中、華北以及東北送電等工作。
  可以說,到上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我國“西電東送”的北、中、南三個通道已現雛形。到了1999年底,“西電東送”已初步顯現出優越性,在較大范圍內實現了資源優化配置;擴大和優化了電網結構,緩解了東部地區如廣東、京津唐等地電力緊張局面。同時,水火電站的開發建設也促進了西部地區的電力和經濟發展。

部署緊鑼密鼓

  朱镕基總理要求,在西部大開發中,公路、鐵路、電力、水利、基礎設施要走在前面。
  國家電力公司高度重視“西部大開發”戰略和“西電東送”戰略。2000年3月,國家計委準備向國務院作專題匯報,我們便應國家計委基礎產業司的請求,幫他們提供了“西電東送”現狀與規劃的有關材料。同期,在3月21日,我們自己也召開了“加快西部地區電力發展戰略研討會”,原國家電力公司主要領導出席了會議并發表了講話。這次會議是研討會,也是動員會。3月23日,國家電力公司“西電東送”領導小組第一次會議召開,會議就“西電東送”工作重點、總原則、規劃思路、協調機制等進行了討論和研究。會議決定成立國家電力公司“西電東送”領導小組。我任副組長。領導小組下設辦公室,辦公室為領導小組的具體辦事機構,主要負責領導小組的日常事務及聯系工作,辦公室設在公司戰略規劃部,由我兼任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由國家電力公司戰略規劃部主任姜紹俊兼任辦公室副主任。至此,國家電力公司“西電東送”工作機構正式建立,為后續工作的有序開展奠定了基礎。
  4月11日,國家計委“西電東送”發展戰略研討會在京召開,會議由計委主辦,國家電力公司承辦。
  6月7日,朱镕基總理就廣東省負荷增加要求新建電源點作出關于廣東當時不新建電源,加快“西電東送”的批示。據此,國家電力公司立即組織工作小組赴貴州調研,同時安排電規院開展論證。當時,四川省電力公司提出將川電調往東部,同時提出送電廣東,并和華東就有關業務問題進行了磋商,福建也提出送電廣東。這說明有關單位十分重視“西電東送”工作,形勢很好。
  7月10日,我主持召開了國家電力公司“西電東送”領導小組辦公室第一次會議。會議確定了“總體規劃、分步實施、突出重點、加強協調、全面推進、堅決制止重復建設”的“西電東送”原則。同時,確定了領導小組辦公室的五項工作重點:一是電源問題,即送什么電,送多少電,落實項目、資金;二是送出問題,即加強電網結構研究及輸電項目確定;三是經濟性問題,即對于環境保護及其納稅問題要予以充分考慮;四是法律文件,包括協議合同的簽署及監督機構等內容;五是科技進步問題,即采取措施提高輸電能力及依靠科技進步提高電網技術裝備水平。
  會上,我們領導小組辦公室規劃組作了《十五期間“西電東送”規劃》的專題發言。根據這個規劃,我們預計,通過南方互聯電網,2005年送電廣東330-350萬千瓦,比2000年增加200萬千瓦,加上廣東投產的500萬千瓦左右,凈增700萬千瓦,在不考慮三峽送電的情況下,能夠滿足廣東省要求。按照當時規劃,“西電東送”廣東電力在2010年爭取達到800萬千瓦,2015年達到1200萬千瓦。在這次會議上,我們規劃“西電東送”將形成南通道、中通道、北通道三個通道的架構。
  2000年8月24日,國務院常務會議明確2005年向廣東送電1000萬千瓦。
  9月6日至10日,曾培炎主任到云南考察。期間,就云南實施“西電東送”“云電外送”戰略規劃進行了一個半小時的專題匯報,曾培炎主任對匯報給予了充分肯定。
  曾培炎主任考察期間表示,云南要抓好西部大開發機遇。他說:“今年廣東已缺電,廣東'十五'規劃要求新發展1500萬千瓦裝機,包括火電、核電,中央研究把能源建設放在西部,支持西部大開發,要求廣東基本不搞或不搞(新電廠),廣東有看法,認為稅收到了外面省份去了。中央認為有個大局觀,當年沿海發展,西部是支持的。”政治局會上,镕基總理對我說,“送廣東1000萬千瓦要落實,否則總理不好當。'西電東送'目前主要解決廣東缺電問題,當然還有三峽東送、內蒙古送華北等內容,但目前最緊急的是廣東。……今年廣東(電力)緊張是由于油價上漲,小油機不發電,廣東小機有1000萬千瓦左右,(但)不可能全關……國家計委估算廣東省'十五'期間新增1000萬千瓦電力差不多,云南省是水電資源最豐富的省,可開發9000萬千瓦,我們承認云南(水電資源)不僅豐富,且可開發條件最好,付出代價最小。……云南重點是優先發展水電,國家計委盡可能縮短審批手續,現在國務院把一些項目審批權交給國家計委,希望你們不要錯過機會,廣東我們做他們的工作。……今年國家計委已建立水電前期基金。總之水電前期工作一定要抓緊。”

“西電東送”全面啟動

  “十五”向廣東送電1000萬千瓦是國務院實施“西電東送”的重大決策,是當時國家電力公司的重點工作。任務艱巨,時間緊迫,我們國家電力公司也下定了決心,盡最大能力按時、出色完成這項工作。
  為落實國務院會議精神,8月29日,國家電力公司“西電東送”領導小組辦公室迅速組織召開了第三次會議,專題討論和落實國務院送電廣東1000萬千瓦的具體工作問題。我主持了會議,會議討論了由公司戰略規劃部所做的“送電廣東工程前期工作及建設計劃安排”報告,并對具體工程項目確定了啟動和完成時間節點。
  9月12日,國家電力公司又在北京召開了“西電東送”第二次工作會議,周大兵副總經理到會并講話,我主持會議并做了總結,姜紹俊主任作了題為《行動起來,為完成國務院南方“西電東送”任務而奮斗》的報告。會上對各個項目進行了明確的部署和安排,標志著“西電東送”工作已經從論證轉到行動,從規劃進入實施。
  在9月12日的會議上,我最后還明確了在10月份要開工的項目。因為當時國家計委初步安排在10月份開一次“西電東送”廣東1000萬千瓦的現場動員會,并要求在開會前能有項目正式開工。根據這一安排,會議明確,爭取在10月份開工3個項目,一是三萬線,二是天廣三回中的百色開關站和2號聯絡變,三是水電站中的引子渡和洪家渡。兩個水電站因為當時尚未截流,所以不能開工。所以,會議提出,向國家計委提出報告,在可行性報告批復的同時批復開工報告,爭取10月份開工。
  11月3日至8日期間,為傳達國務院總理對“西電東送”工作的重要指示,動員與落實“十五”向廣東送電1000萬千瓦工程的工作,由國家計委和國家電力公司在貴陽市共同召開了華南地區“西電東送”工作會議,并舉行了一系列“西電東送”工程的開工典禮。
  其中,11月3日,國家電力公司在廣西百色舉行了天生橋至廣東第三回500KV輸變電工程開工典禮,5日在云南昆明舉行了寶峰至羅平輸變電工程開工典禮,7日國家計委和國家電力公司在貴陽召開了華南地區“西電東送”工作會,會上張國寶副主任傳達了朱镕基總理對首批“西電東送”項目開工所作的重要批示:“'西電東送'工程是西部地區大開發的重點骨干項目,必須全力以赴、按時完成,力爭到'十五'計劃期末新增向廣東送電能力1000萬千瓦,這對開發西部地區電力資源,滿足廣東經濟發展用電需要,提高雙方整體經濟效益,都有重要作用。'西電東送'工程的開工標志著西部地區大開發拉開序幕,我代表國務院表示祝賀。”
  8日,舉行了洪家渡、引子渡和烏江渡開工典禮,并正式宣布三峽至萬縣500KV線路和宣威電廠五期工程正式開工。
  上述7個工程在同一時期開工,標志著“西電東送”工程全面啟動。
  為完成“十五”期間向廣東送電1000萬千瓦的任務,2000年11月時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李鵬提出了三峽向廣東送電300萬千瓦的“西電東送”建議。國家電力公司根據這一任務和指示精神,于11月20日組織研究了三峽送電廣東方案,并于2000年底前向國家計委提出了報告。

全國聯網與“西電東送”

  12月20日,國家電力公司提出了《中國電力工業“十五”規劃與“西電東送”》報告,對“西電東送”進行了總體部署,提出了南、中、北三大通道具體建設方案。
  其中,南部通道包括廣東、廣西、貴州、云南等省區,主要是將云南、貴州電力東送廣東,目標是“十五”達到1000萬千瓦。
  此外,我們還規劃了2005年后向廣東送電的工程,規劃到2010年后,在“十二五”內再向廣東送電1000萬千瓦。
  中部通道包括了川渝、華中、華東和福建電網范圍內的11個省市,其中“西電東送”通道主要為正在建設的三峽電網和三峽工程,到2008年建成后,可向華東送電720萬千瓦,向華中送電1200萬千瓦以及向廣東送電300萬千瓦。到2010年前后,由中部通道外送三峽及川電約2000萬千瓦。
  北部通道包括現有的山西、蒙西送電京津唐,以及西北黃河上游水電和陜西、寧夏的大型煤電基地向華北、山東等送電。計劃到2010年,由內蒙古、山西等火電廠,向京津唐送電的500KV線路將在10回線路左右,預計“西電東送”1000萬千瓦左右。用10年左右或者更多一些時間實現向華北、山東電網送電1000萬千瓦左右。
  至于新疆的電力開發,主要是在區內自己平衡,由于與東部距離太遠,直接送電的經濟性尚需論證,因此當時重點在于實施“西氣東輸”工程。
  由于我國資源分布概括起來80%水電在西部、80%煤炭在北部,而80%左右的電力負荷和國民生產總值在中東部,決定了我國電力要“西電東送、南北互供、全國聯網”。“西電東送”三大通道的建設本身就是全國聯網的一部分,兩者之間要統一規劃,緊密結合,相互銜接。“西電東送”需要重點考慮在我國東西之間的資源優化配置問題,而全國聯網相對于“西電東送”則側重于南北之間及各流域之間的電網互聯及跨國聯網等問題,以及實現水火調劑,跨流域調接跨網的錯峰和互為備用等資源優化配置的網絡效益。
  我們規劃在“十五”和“十一五”期間實施的主要聯網工程有如下幾個工程:東北-華北聯網工程(500Kv、100萬千瓦);福建-華東聯網工程(500Kv、100萬千瓦);華北-華中聯網工程(60萬千瓦-120萬千瓦);華中-西北聯網工程(直流背靠背36萬千瓦);川渝-西北聯網。此外還有省網和大區電網互聯,如山東電網與華北電網互聯,以及山東與華東電網,廣東-海南聯網,還有跨國聯網,“十五”期間重點研究由云南景洪經老撾向泰國送電工程。另外,我們當時還研究了俄羅斯與華北、東北的電網互聯問題。
  上述是“十五”的“西電東送”與全國聯網工程規劃及相應的電源建設,除西北-華北直流工程,華北-華中背靠背工程外,基本上按計劃實現。至2004年10月,提前一年零2個月實現了2005年送電廣東1000萬千瓦的目標,滿足了廣東經濟社會用電需求。至2005年底,全國“西電東送”共計約4500萬千瓦,其中,南通道建成6交3直送電能力1300萬千瓦(其中三峽送電300萬千瓦,也可計入中通道);中通道建成三峽送電1200萬千瓦,送華東2條直流420萬千瓦及山西送江蘇330萬千瓦,共計2000萬千瓦;北通道建成11回550KV送電1200萬千瓦。
  現在回頭來看,1999年提出的“西電東送”戰略是完全正確的。16年來,“西電東送”實現了全國范圍的資源優化配置,為中東部地區經濟社會快速發展和環境保護提供了重要電力支撐;同時,“西電東送”推動了西部地區能源、資源的開發,拉動了當地經濟、社會的大發展,真正讓西部潛在的資源優勢轉化成了現實的經濟優勢。東西部地區實現了巨大共贏。有理由相信,未來隨著送電規模繼續擴大、清潔能源比重不斷提升,“西電東送”必將取得更大成就。
打印】 【關閉



? ? ?
3组万能8码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